主页 > 秀发 > 美丽发饰 >

最不想剪掉辫子的竟然是汉人

最不想剪掉辫子的竟然是汉人 到了晚清,清朝呈现颓废的状态,此时能够力挽狂澜的只有曾国藩、李鸿章之辈,如果没有他们撑着,清朝早就完了。曾国藩是对清朝十分忠诚的人,私下

最不想剪掉辫子的竟然是汉人


到了晚清,清朝呈现颓废的状态,此时能够力挽狂澜的只有曾国藩、李鸿章之辈,如果没有他们撑着,清朝早就完了。曾国藩是对清朝十分忠诚的人,私下里对清朝的命数也不无忧虑。

曾国藩有一个门客叫赵烈文,后来他写了一本书《能静居日记》,详细记录了曾国藩的话,其中一些话颇为惊世骇俗,谨慎如曾国藩能说出这番话,这足以让我们怀疑人生。

曾国藩曾对赵烈文说:“现在京城治安很不好了,盗匪简直明目张胆,你看那条最繁华的街道有多少乞丐,很多女人穷得衣不遮体,很多孩子饿得面黄肌瘦…百姓的钱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,这样下去,早晚会激起民变,清朝国祚恐怕不长。”

满清灭亡,最不想剪掉辫子的竟然是汉人

赵烈文说:“满清入关两百多年来,一直很安定,虽然说天下有统一就会有分裂,但依我看政府一时半会烂不掉,所以你所谓的分裂局面,烈以为不会出现,至少暂时不会出现。如果现在激起民变,清政府也不会倒台,起码还能运转一百多年。”

曾国藩伸出四根手指说:“依我看四十年后,中国会彻底灭亡。”

满清灭亡,最不想剪掉辫子的竟然是汉人

赵烈文大惊失色,犹豫了半天,也没说出一句话。

曾国藩说:“如果南迁呢,你认为会不会有转圜余地?”

曾国藩想的是清政府不可能一下子完蛋,这么大的一个产业,一时间也死不透,如果都城南迁,没准还能出现两个政权并立,跟南宋时期一样,说不定还能存活很久。

赵烈文却摇摇头说:“不能跟东晋、南宋一样幸运,当时政权是有其特殊性…我们的政权,恐怕会完全垮掉,这样覆亡地更彻底。”

满清灭亡,最不想剪掉辫子的竟然是汉人

曾国藩说:“此言差矣,当朝皇帝品德很正,我看国家不会到这种地步,皇帝品德端正,国运必定会昌隆。”赵烈文说:“皇帝确实品德端正,国运会旺,这个我同意,但本朝刚开始杀戮太重,得到天下又太容易,有些投机取巧,开国之君道德有亏。常言道,只要开国之君不厚道,守成之君再厚,也无济于事。”

赵烈文的谈话非常直率,他说:“要知道善恶不相掩,后君之德泽,未足恃也。”这一席话也让曾国藩如雷贯耳,震惊良久。

什么叫善恶不相抵呢?你后来的善行,并不能抵消恶行,善行会获得善行的付出带来的回报,而恶行一样要承担后果。古人非常信因果报应,所以才会有这样一番帝王品行与国运的对话。

赵烈文说话比曾国藩还大胆,还切中要害,他从根源上否定了满清政权的合法性,一个不合法的政权,一个不合乎道德的统治,即使后世的君主再英明,也无济于事,早晚会被推翻。

满清灭亡,最不想剪掉辫子的竟然是汉人

众所周知,清军入关时,曾强迫民众“剃发留辫”,酿成许多屠城血案,乃至有“留头不留发,留发不留头”之说。按常理,这种屈辱性标志物,在清廷灭亡之际,在民国政府宣布“剪辫令”之后,自会马上被民众抛弃,成为历史。

但事实并不是这样的,大多数民众不愿意剪辫子。

汉人的头发自上古以来就是留下来不剪断,“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”。所以在古代中国的汉人就是长发拂面,最多挽一个发髻,比如三国时期的曹操剪断自己的头发代替砍头是不能算做奸诈的。就算是元朝异族统治,汉人服饰发饰也没有改变。

满清灭亡,最不想剪掉辫子的竟然是汉人

但是到了清朝入关之后,异族入主中原,开始了血腥“留发不留头”政策。臭名昭著的剃头令一出,原本还顺从清王朝统治的汉人立即揭竿而起反对满清统治,然而终究实力悬殊,汉人反抗最终被镇压。江阴十日、嘉定三屠等诸多惨案就是因为满清剃头令引起的。

这发式一改,就是二百多年。多少汉人忘记了自己祖先的发饰,觉得金钱鼠尾、阴阳头是自古就存在的。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,随着“驱除鞑虏,恢复中华”的口号响遍全国,1912年2月,清廷颁布退位诏书,满清王朝统治结束。自此全国进入民国时代,当时政府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号召全国老百姓剪掉辫子,脱掉满人衣服。

满清灭亡,最不想剪掉辫子的竟然是汉人

然而让人瞠目结舌、捉摸不透的是,当新政府工作人员拿着剪刀去剪老百姓辫子的时候,汉人老百姓如见瘟神,死死护着自己的辫子不让剪,反而满人主动跑到政府那儿要求剪辫子。奇哉怪哉!

有人说,这是因为汉人被奴役二百年以后已经彻底忘祖,做奴隶已经成为习惯,继续甘愿做奴隶。

1912年6月,梅兰芳剪掉了自己的辫子。此时,距离清帝下诏退位已过去了4个月;距离民国政府发布“剪发令”,已过去了3个月。梅的行动显然称不上积极,但相对身边其他人,却已可算前卫。比如,为梅管理服装和处理杂物的“跟包”,无论梅怎么劝,就是死活不愿意剪掉辫子。

梅兰芳身边人的情况并非个案,清帝退位了,革命军政府发起的剪辫运动带有强制意味,但知识分子、乡绅和老百姓不肯剪辫子的案例其实很普遍,甚至不乏聚众暴力抗争的现象,个中缘由深究起来实令人唏嘘。

满清灭亡,最不想剪掉辫子的竟然是汉人

梅兰芳

在南京,1912年2月,英国驻华公使朱尔典注意到:“(浙军)带着剪刀作为武器在南京各街道上游行,剪掉所有那些仍然蓄发的中国人的辫子。……南京人民对浙军的暴行感到非常愤恨。”同期,在成都、长沙、昆明等地,因军队强制剪辫也引发了民众恐慌,甚至发生了血案。

次级城市及基层乡村,没有了革命军的强迫,剪辫者更少。

满清灭亡,最不想剪掉辫子的竟然是汉人

即便了民国,政府宣布了“剪辫令”,强制推行剪辫运动,还一度造成了民怨沸腾,并在山西、陕西、山东、湖南等地引发了流血事件。

同样是流血事件,一个发生了清初,一个发生在民国,前者为剃发,后者为留发。一条辫子为何过了200多年反而为民众所认可,并欣然接受,甚至誓死捍卫呢?这多少让人不解!

留发,我们可以理解为蓄发。其实,不止清朝,在漫长的历史时期,民众是有蓄发的习惯的。俗话说,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。对于头发,是不可毁伤的。清初,民众的反抗,严格意义来说并不是反对蓄发本身,而是反对薙发,即剃去前额头发。当然,民众的反抗也证明了头发的重要性。不过话又说回来。一旦前额头发的头发被强制剃去,其余头发以辫子的形式保留下来,并延续成为一种传统,是很难改变的。而当政府提倡剪断辫子时,无疑是向头发本身宣战,受传统思想的影响,大家在内心深处是极为排除的。

满清灭亡,最不想剪掉辫子的竟然是汉人

当然,辫子在社会上的流行已经有200多年的历史。有200多年来,民众的习惯和审美观念也在悄然发生着变化。

1912年6月,在山东济南发生了这样的事情:几个年轻人剪了辫子,在大街上遭到了未剪辫者的殴打,以至于2个人被活活打死。最后,军队出动进行了弹压。由此可见,在清朝刚刚灭亡的时候,很多人是抵触剪辫子的。尤其是那些清朝官员和贵族,他们之中的很多人不愿意剪辫。逢年过年还会前往皇宫看小皇帝,一副王朝忠臣的样子。到了20年代,随着局势已经完全稳定。清朝已经没有复辟的可能,在这样的情况下,全国绝大部分人都剪了辫子。就连那些遗老遗少,也悄悄在家里剪了辫子。皇宫里那位正在长大的宣统小皇帝,也不顾太监们的劝阻,剪掉了自己的辫子。小编在看电视剧白鹿原时,看不懂朱先生最初的服饰,有点像道袍。后来专门问了朋友,朋友告诉我“那是重新出现的汉服。”

史学大师吕思勉先生曾经写过这样一件事:在1912年,他老家的一个乡人,翻出了祖传了200多年的汉服。然后穿着它去祖坟叩拜,而且说了一句“神州光复。”要知道,在清朝统治下,私藏这样的衣服可是大罪。不得不说,对这个人十分的佩服。最后说一句,古装剧里的服饰不等于汉服。因为很多古装剧服饰根本没有形制,这样的情况比比皆是。

满清灭亡,最不想剪掉辫子的竟然是汉人

就习惯而言,以前看来是一种负担或者麻烦,到了二十世纪初却未必如此。几代人的传承,民众已经习惯了有东西拖在脑袋后面。同时,在北方辫子被赋予了诸如保暖之类的功能,这对民众而言是比较实用的。相反,剪掉辫子既打破了既有的习惯,也有弱化其功能的一面,大家在心理上也是难以割舍的。

就审美而言,习惯加深了辫子的流行。经过百年演化,最初被视为丑陋的辫子,也开始变得美观起来。在当时,剪掉辫子,露出秃秃的光头是犯人才有的装扮。所以,民众不愿意剪掉辫子倒也在情理之中。

随着革命的进行,剪掉辫子被赋予了完全不同的象征意义。到了后期,剪辫子更多地依靠行政力量的推动。即便如此,大约过了十年时间,辫子才在各地陆续消失,其过程虽然曲折,但也不算漫长。

不过,剪掉脑后的“辫子”相对容易,而甩掉心中的“辫子”则比较困难,彻底废除辫子等封建陋习则是几十年之后的事情了。